当前位置:首页>>记者风采 >> 正文
你的拥抱,素来温暖
发布日期:2016-03-03
新闻来源:校报编辑部

分享到:
       记忆力已经衰退到了这样的地步,前天读完了的一本小说,昨天就忘记了主人公的名字,我把它归结于一场手术。

       晚归,晚起,这几天这里的阳光总是好的让人感激,尽管早上的雾或者霾依然严重,行李箱与道路摩擦的感情,总是抵不过他们回家的激情,只是,有的人是走,有的人是离开罢了。

       找了一个教室,安静的坐在倒数第三排靠窗的位置,阳光正好,躲过了窗帘和墙的堵截,撒在我的左边面庞上。黑板上“混泥土结构设计原理考试”几个字歪歪扭扭地摆在正中央,下面是一些废话,我就不一一罗列了。

       世界安静,正因村的叫卖声偶尔会挤过窗户缝,先抵达我的左耳,但总体来说,教室里的安静,连我打一个喷嚏都可以听到回声。窗外的树,一定一夜无眠,老干掉的皮肤,连叶子也挂不住,只好任其掉落、衰败。空调的外挂机,就像是用来宣誓的音响,或者说是刮胡子的电动刮胡刀,从墙口支出来,时不时发出嗡嗡的声响。

       久不动笔,就像久不回忆的一样,人们才走了两天,教室里已经有一层薄薄的灰,按理说过了冬至,阳光应该一日比一日暖和,可我身上的衣服,也没见减少过,反而还加了一件。你说这座城市你已经来过多次,不想再涉足半步。我说你下一次再来是什么时候。你说让我等着,于是,我也就像这样等着,就像电影里那样,站在北站或东站的广场上,身边所有的人都像水一样四处流动,而我孤立,望向出站口,镜头围着我转了一圈,越来越高。

       桌上的《扶桑》就像前几天忘记主人公名字的《他的国》一样,左边书页越来越厚。我还在想,去年的这些时候,我好像还骑着自行车拐上新都大道,朝着成绵路口出发,过完下一个红绿灯,你会不会突然的出现?

       我深刻理解那种不想理人的感受,所以我找了一个安静的教室发呆,我计划着今天要读完《扶桑》,还要读一读《中国当代流派诗选》,如果有时间,我还要读读《中国文学》,但是,哪那么容易,我的水杯里的水已喝干,时间已经过半。扫地阿姨突然的闯入,打乱了一切,包括已经落在桌上的灰迹。她走后,教室又安静了,我可以听到我的呼吸,也顺带回忆了一下你的心跳。

     如果时间可以拐进另一个时区,我是不是可以多晒会太阳。可惜,时间哪会那么善解人意,你又怎么可能懂的那么多。(申海唐)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西南石油大学校报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