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老编老记 >> 正文
2015年总结
发布日期:2016-03-03
新闻来源:校报编辑部

分享到:

  如果说2014年是天翻地覆的变迁,高中与大学的衔接,那么2015年则是潜移默化的生长,大一到大二的脱变。

  上启大一后半学期,一颗炙热的心在历经种种挫败后,散发着持久的余温,下承大二上半学期,偶尔从新生的面庞发现曾经的自己,勿忘初心。若是要让我谈谈这一年,那日出日落,美好的人儿,千百遍梦中的追寻,到不知从何处说了。我的记忆是一片树林,我终究记不清每一片树叶,唯有那庞杂的根系支撑着我前进。

  既然总结,便是要精练一点,写写几点收获,几点感悟便罢了,然而当我静下来,回想,这一年,那一篇篇泛黄的页章,因为记忆的残缺平添了几分朦胧的幻想,于是便想着去记录,随意的勾画那一段段往事,听我缓缓地讲述,虔诚如圣歌的吟唱。

  3月,那天竞聘,公室成员,从此以后,那便是新的我,原来每一天可以有这么多事情,主任一遍又一遍的催促,考试的压力,让我几乎窒息,我开始抱怨,我好累,好累。终于有一天,总算是知晓,抱怨不过招人厌烦,令人质疑,而我并不喜欢。哪里会有做不完的事啊?我面带微笑,没有了当初的手忙脚乱,我可以做的更多,更好,习惯这份充实,享受这种生活,那累与不累便不重要了,若是静下来,或许还是累的,只是因为喜欢,那便成了另一种体验了。

  喜欢,如何将一个喜欢的人留在身边,然后一直喜欢。久久我才明白,我不会喜欢一个和我完全相同的人,也无法喜欢一个与我完全不同的人,喜或不喜欢却是三言两语能否谈的来罢了。

  3月,一份招新传单,陪室友的一次尝试,一个新的开始。原来我早已习惯了校报的气氛,对于新的环境,陌生又毫不在意,那时我才发现校报是多么纯净的一片土地,渐渐的,只是因为喜欢,才留在这里。本是可以想尘埃一样无声落地,就这样结束在项开的日子,拿一张考评卡或许还能加0.5个综测分,直到春风送来意外的惊喜。

  至今我都没明白,为何在一起,又为何不在意,或许是那一天我太累了,而她刚好就这样走近,没道理的,不成熟的,一次遭际。我快要忘记,那一晚,一条明目的微信,一个不长的电话,原来说话可以耗尽一身的力气,原来心跳可以震撼躯体,原来等待可以令人窒息,原来头脑可以在因一句话久久晕眩不已…… 而今却是缓缓渐行,即使用力去咀嚼,即使静心去追思,也找不到几缕游丝般的痕迹。怕是累了,乏了,请原谅这一瞬间的激情,只能被掩埋,只能如此悄无声息。我记得告白,第一次看得电影,第一次出游骑行,我记得她第一次发火,直到她退让,平淡,小心翼翼地询问,轻轻又轻轻。

  时间到了那些日子,校运动会,大网赛,社团联联谊,广播操训练,计算机设计大赛省赛,MBA……主任在重庆北碚实习,又遇到了传电子版,自校运动会那天起两天三夜吃了两顿晚饭,而校报的二次招新也是那之后开始了,在黄昏的操场上,第一次见到栾逸飞,那时便觉得,一切都将会有所不同。青春飞扬,疾驰的跑道,摄影部静候的身影,记者们交班接力采写……我想,此刻我应手捧着这篇篇字符,静静坐在这一天的树下,破碎的阳光从树叶间洒落,一片片记忆,飘落在我指尖,拨动起心中一片片涟漪。

  那段时间便是匆匆地过去了,商量着,4月,青城山的出游,一群人,一座山,走走停停,看尽欢颜。我想是那相谈甚欢至凌晨2:00,又在5:00的清凉中向往着日出前行,还是年轻啊,还是因为这群人啊,便是在这漆黑中也无所畏惧,那些石阶,那看不见的流水却又着不断逝去的声音,那些生长繁茂遮天蔽日的树影,说不尽,等不及。还有馒头,只有馒头,主任又一次让我们省了不少钱,纠缠着让他给我买了一瓶水,为此我高兴了很久,简单却是吃的开心,只是这样,单纯的,如孩童般,简单的快乐。

  5月,老大生气了,我们的业务能力与文化内涵一直在下降,所以第一次校报读书分享会开始了,我记得,大一时我的语文老师是以为极具气质的老太太,她时刻充满着激情,每当讲起一部作品总是慷慨激昂,恨不得将这本书演绎出来,她说她不爱给别人推荐书,因为她怕别人不喜欢,这样她会很难受,借着本次读书分享会我便是想着要去读完杜拉斯的《情人》,我喜欢那迷茫的开头,空旷又无际,却又一直不敢读下去,因为这样的开篇注定了故事的结局,都是随风而去的梦。最终,我还是读完了,心中难免会觉得无助,凄凉,这样一个故事,我想却又不想与别人诉说,同样一本书,你在不同的时间里去读是不一样的感受,或许多年后,你会突然明白某件事,为之而恸哭,那些晦涩的隐喻与泛黄的书页,那些假装不在意的过往,留给时间去燃烧欢笑的喉咙。

  大一的第一学期,简单的,生活在校园里,第二学期同冠希他们看了第一次电影,《左耳》,不去说内容怎么样,却是从那时起,大家便开始约约约,吃面也好,乒乓球也好,电影也好,一趟出行后,总有什么不一样了。我们还在继续着生活,校报依旧忙碌着,有的人,来了,有的人,走了。那时,我们一直提的全媒体渐渐浮出水面,那会是新的篇章,而此时我们还在大一的漩涡中,我们的大学第一年即将结束,又有一批人迎来了自己的毕业季,毕业帮拍正式开始。

  毕业季系列专题,我采写了以为学生工作丰富的学长,即使到了大四他依然从事着学工助理,年级委员会主席等学生工作,我花了一周的时间去采写,去修改,最终却没能发出来,因为自己的不足,再也不好同这位学长交流,说不清什么滋味。另一边,毕业帮拍取得了很大的成功,摄影部自成立以来,终于交上了一份完美的答卷,从此摄影部也走向了另一个巅峰,那时我便在想,办公室,又该何去何从,为何说起来倒成了一个打杂的部门了。

  暑期社会实践和地质实习的时间冲突了,一心想着去支教的时光,一边走过峨眉山沉默的岩石,峨眉山,西南交大,山水如画,往事如梦,有过,那么几次美好的相遇,他从你身边走过,你亦悄然在他的世界里定格,他不知,变成了遗憾,深深埋在心理,我不记,便成了过往,渐渐随风飘零。上山,下山,日出,日落,谈不上欢喜,谈不上疲惫,只有在离开时,望向这片山水,天空依旧湛蓝,而我似乎从未来过。

  石大校园里,阳光正好,支教的朋友们还没回来,全国计算机设计大赛已经开始,因为校报的身份,我进入了宣传组,从第一天开始为前来报到的各校学生拍照留念,想来,我这一年拍的照片也没有这一天拍的多,还有那两瓶藿香正气水,足以见得这一整天的工作强度。随后的几天里,校报的伙伴们一同加入,我们有机会进入展示的现场,见识到了很多优秀的作品,因为是数字媒体普通组的比赛,故参赛选手也都是业余,令人也想跃跃一试,几天下来,带着帽子装逼却是长了一额头的痱子,大赛的结束,我终究是结束了自己的大一,简单的整理了行李,踏上归程。

  假期里,高四的朋友们一一要走了,即使依然不理想也没人愿意再来一次了。都走了,山东,湖南,合肥……又参加了几场宴席,杰哥的那场,他也在,我喝多了,这些年,放下了,就是这样一点点放下了,不想再去多看,我自知酒量不行,却是想不出什么好说的,那就都在酒里了,我干了,你随意。我那时还清醒,一直到家,到躺在床上,到夜里,到凌晨,都是清醒的,只是,胃里点燃了,喉咙干痛,口腔酸苦,我吐的眼泪都出来了,我觉得自己的肠子都缠绕在一起要吐出来了,我妈骂我,问我干吗喝这么多,我说,我高兴,我高兴啊,她说我醉了,我说,我没醉,她就不说话了,我也不说话了,胃并没有因为不说话而好受,我想找个人说说,找个人说说话,我想说,我这是高兴啊。

  想着要提前来准备计算机二级的考试,我便早些走了,理由便是准备考试,以至于后来别人问我几号走,咋子走这么早,我妈都是说要去考试,天知道,其实我真的不是去补考。我妈絮絮叨叨的一路,她本是不愿意来的,只是被姑姑推到了车上,才来送我到车站,她时常问我,是否羡慕人家报离家近的,这一趟这么远,我说,看到你脑子都要炸了,离家越远越好,我妈骂我,没良心的东西,上学路费都要比学费贵了。这句话在我在南京住了一晚300元的宾馆后成为了我妈久久念叨的证据。这趟回来便是大二了,学长,学长你准备好了吗?

  大二时从迎新专题开始的,系列采访,新生陆续到达,我仿佛看到了一年前的自己,那时你还年轻,轻狂的,要成为校园风云,可大学依旧是存在于你的生活里,不是电影,不是电视剧,更不是小说,青春飞扬的气息,年轻满是好奇的朝气,一路收获,又一路抛弃,匆匆一年,勿忘初心。

  那时的节奏是高速的,一年了,我终于进入班委会了,只不过,因为只有我一个人竞选宣传委员罢了,校报这边我已经是办公室主任,师父对我说,未来是你的,同一批进来的朋友们,留下的,基本只有管理了,那时我还不知道大二意味着什么,办公室主任意味着什么。来不及思考,军训简报编辑组开工了。

  全媒体办公室已经整理出来了,我们的办公已经转移到了思学楼CD205,那段时间真是忙碌啊,校报的招新,军训简报的编排,办公室任务的交接,仿佛一夜间什么都不一样了,大二了,没来的急思考,日子却是在一天天过去。我与她的关系依旧不温不火,我将精力投入到这边去了,于是,我说,待我有空,再等等吧。

  当我们迎来第一个小长假,11天的双节同庆。早先被新闻网上几张南充的图片所吸引,龙井湖的淡雅,第四教学楼的魅影,老大所说的书香萦绕,那是最初的底蕴,相约着,踏上了那场南充之旅。说笑着,要为摄影部的假期摄影比赛开工。达到时,这里下着小雨,就着这灰蒙蒙的天气,一群人,前去探寻老校区朴实的身影。来一趟还是不容易的,老校区并非我们所想,这里不是很大,龙井湖也没有那么清澈明丽,真实的令人质疑,若非要说那是什么样的感受,就好比是一场暗恋,你默默关注了他很久,每一次偶遇都是千百次的练习,每一次靠近都是紧张到窒息,那时你自认为了解他,他却不曾一次到你梦里,直到有一天,你们认识了,当他褪去神秘的外衣,变得真实,原来你喜欢的,只是朦胧,用你自己的了解加上想象创造出的那个“他”,即使他对你微笑,你也不过是想流泪罢了,我想这是一次失败的告白,却又不至于后悔,不后悔来过,那天是中秋,KTV外,默默等着乌云被风吹开,露出点点月光,映照这一群外出的人,将他们的身影带回远方团圆。

  说好的,等我有空,那时便是难得的空闲了,从南充回来后又与她搭上了通往重庆的列车,看人山人海,不知为何,心中觉得疲惫,没必要规划太多,这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我们没钱去坐游轮,舍不得住节假日涨价的景区附近的宾馆,如果我当时浪漫一点,对她说,待我有钱,带你走遍大千世界,我们不必这样一家一家去找便宜的宾馆,不必站在码头看着人们排队登上看夜景的游轮,不必走在人山人海中在各种喧闹里只是看看……可我觉得疲惫,说不出,这个男人,不过是一声不吭的陪你走过一遍又一遍,所以当最后一天,任性的坐上去武隆的火车,赶着去了仙女山,只在山脚下走了半小时,把剩下的时间用来等回去的车,用来错过回重庆的火车,用来错过从重庆回成都的动车,用来错过说好的火锅,沉默的,站在凌晨2:30开往成都的火车上,无言是最冰冷的结局。

  10月7日正式开始了晨训,依然是6:00的闹铃,全媒体的招新已经有过一些不愉快,而今又要一起晨训。看着新人们,我觉得我老了,不过是一年的差距,我感到一些乏力,不是体力跟不上,也不是觉得晨训没意思,只是有点伤感,有点迷惘,陆续有人退出了,我不停回想一年前,一周了已经过去了,后来我也遇到了不愉快,我自认为能和每一个人友好相处,只不过还没遇到一个与你水火不容的人罢了,没人能让所有人都喜欢,做好自己便是足矣。直到晨训结束,新人们其实相处的都挺好,只是我们这些老人们还需要一些时间与适应罢了。

  晨训,连续11天没有再联系,那天是晨训期间的生日会,是项开部门招新后的第一次新委员聚餐,我选择去陪她,说不出什么感觉,她问,我们在一起是不是合适,其实很多时候,这些问题没有答案,不过是有没有心罢了,一整天,愁云惨淡,如同那一天的天气一般,本以为到此为止,这幕剧便是要落下帷幕,可一场电影后,一切回归,好似从未发生过。后来又要走多久,我不知道,她也不知道,但结局只有一个,却是我们一直都知道。

  11月26日,全媒体正式成立了,我们这一批人,同老大一起见证了这个全媒体从提出到诞生的故事,而后似乎一切都如往常一样,全媒体存在我们的口中,却不是行动上,那天第一次穿正装,没有想象中的帅,还是不太习惯,还没练就那番气质。那段时间,杂志社的事,办公室又一波繁杂的工作,又开了几门新课,也取得了进党校学习的机会,虽然大二没有了晚自习,可似乎用在学习上的时间更少了,回去的时间更晚了。

  我妈给我打电话说爷爷住院了,这学期不知不觉都过去一半多了,还没给爷爷打过电话,说是严重,可电话接通时爷爷只怪到我妈干嘛跟我说这个,没什么事,过两天就出院了,问了问我最近有没有好好吃饭,钱够不够花,有没有订回家的票……说不出什么滋味,我妈打电话说,我爸工作时撞着了头,缝了好几针,我给我爸打电话,他说,那都啥时候的事了,早没事了……小时候就我妈带我,上学,放学,总是和她亲一些,再加上她每周都给我打电话,这些事还要听她说,和老爹,爷爷的电话,不过是几分钟罢了,真的是连这点时间都没有吗?

  飞飞病了,11月的最后一天我成为了记者团的副团长,飞飞退出了校报,心中几分不舍,几分叹息,而后是迷惘,不知所措,这超出了预期的路线,若是大一,让我当团长,我定会一口答应,信心十足,而今我想的更多,更远,在办公室主任时,我觉得安心,每一位记者团的成员都紧抓在手里,到了这个位置,却恐高处不胜寒,又畏是否令人信服。一边我还在想着办公室未来的规划,如何提高工作效率,如果提高关注度,如何形成独有的风气,而现在要做进一步的调整,将目光放在记者团全体,我又将带领怎样一个团队走向怎样的道路呢。

  记者团工作的同时,还有一份感情需要顾及《我的少女时代》那场电影里,女生说没有关系就是有关系,让我想起了,她问:你有没有带伞,我说:带了。而那天下雨,她的伞在我这里,她没有带伞,她问了我,我没有问她。她问:上午几节课,我说:四节。而那天,她想和我吃饭,又怕我是五节课,她或许不是这么无聊的问问,而我没有问她。她问:你有空吗。我说:只有一会儿。而那天她刚领了兼职的工资,想与我一同消遣一段时光,她想必是有事情,而我没有问她。罢了,罢了,若是有心,怎一眼看不透,但又何必这样呢,我不说,你便不懂,那就不说罢了了。

  学期临近末尾,圣诞节的苹果、班级的工作、校报管理层的聚餐、校报的聚餐、相约的跨年,马上要袭来的一大波考试……又是忙碌的,似乎每天都是忙碌的,一停下来便会觉得不安,想来这一学期也是经历了众多起伏,日子也是一天天过去的,考完最后一科,21:30,去看了夜场的电影,这一学期便是在影片的片尾曲中落下帷幕,而留下来的新学期目标与新的挑战,全媒体的拆分、新学期的功课以及个人的感情,一切自有安排,因果相依。

  15年的总结本是应该在1月1日的钟声响起时结束,可习惯里还没到家,还是没有过年,想一想这一年,读了几本书,空旷,孤独;看了几场电影,笑过,哭过;写了几篇稿子,疲惫,喜悦;从办公室成员到副团长,盲目,忙碌;从大一到大二,怀念,期待;从我到我,沉淀,成长……

  15年的总结停留在归途,列车缓缓开启,一天又一天的告别,我不过是走马观花,只叹道,乌啼月落知多少,只记花开不记年。我的记忆是一片森林,我终究记不清每一片树叶,唯有那庞杂的根系支撑着我前进。(文/丁子扬)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西南石油大学校报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