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情感鸡汤 >> 正文
小时候
发布日期:2016-03-03
新闻来源:校报编辑部

分享到:
 

       四川下起了小雨,把泥巴路淋得湿漉漉的,走在田间纵横交错的泥泞小路上,会忍不住打滑。
      
小时候的感觉不是这样的。冬日我们会起在白霜未化的清早,背上小书包,穿着大花的棉袄和棉裤,张扬着被北风刮得有些皲裂的红红小脸,脸上挂着长长的鼻涕,睫毛上挂着雾气化开而散下的露珠。踩着结在泥巴上的破碎冰凌,哼着歌,穿过田间呀,桑树林呀,走过人民公社呀,穿过街道呀,跳上滑梯呀,再路过有大蒸笼的小食堂,就到了我们的小学校。
       
小时候的我们似乎是铁三角的关系,玉霞心思比较沉,我总跟不上她的步伐。桂芳和我是同桌,我们常常在一起比较我倆都有猫猫图案的短袖体恤的同和不同。
      
如今,玉霞结婚了。化了精致的妆容,长而浓密的睫毛,白噗噗的脸蛋儿 。我小时候总觉得我倆长得很像。如今看来,我俩却是长得一点也不相像。
      
席间,来了许多以前的同学,但面孔大多已经模糊了。有的孩子已经好几岁了,有的抱着自己的奶孩子坐在对面。十多个人中,除了我,都已经在工作了。他们聊的话题我也无法切入,瞬间失去了归属感,我们在不一样的世界里。
       
惊讶玉霞和这么多同学还有联系。也许是我走得太远,与他们就难有交际。

狗屎已经出落成一个帅小伙了,记得以前他和眯眯眼都特别搞笑,但是似乎缺少了点踏实。眯眯眼一点没有变,说起话来的时候依旧爱把眼睛眯成一条缝,天然的喜感。只是脸上的稚气已经褪去了,变得成熟,少了幽默。还有何海,以前是瘦瘦小小的一只,我记得他皮肤有些黑,头发是卷的,如今的变化大概就是长高了。依旧瘦,依旧黑,依旧是卷发。这小伙在善良温和里透露着稳重,言谈中很是谦逊。小小少年们啊,如今都长大了,我从来不曾对你们牵挂,但是却喜见你们的变化。时间把我们都改变了,谁还记得我曾也是一个活波可爱漂亮大方的少女呢?
      
去玉霞老家那天有小雨,我们赶在天还未黑透以前回家,我们每人拿了一根竹竿,撑着泥巴路前行,雪梅突然说,她一直记得小时候,有一次下雨,别人叫我撑伞,但是我很是傲娇地偏偏不要,还说:雨中漫步多么浪漫啊。我已经记不得原来自己小时候有这样经典的雷人句子,但是听着别人提起,在别人的回忆里看见自己,就像吃了一块蛋糕那样甜。童年的丑丑的雨靴,破破的雨伞,被打湿的袜子和书包,每到下雨便会被冻起鸡皮疙瘩的手臂,以及再泥泞也不会怕摔跤打滑的小路。我悄悄喜欢的那个男孩子,以及悄悄喜欢我的男孩子,没事就凑一起的女孩子,我们得空就去欺负男生们,把他们堵在男厕所不让出来。
       
三年级的时候,幼儿园的班霸又崛起了。他叫李强。他成为班霸的原因有二:传说爷爷是县里教育局的官员以及他发育太早个子比一般人魁梧。幼儿园时候我可怕他了,他一直用武力欺负我们这些弱小的小朋友,不是没有和他对着干过,只要被打了一次就知道他的厉害了。后来他好像转走了,到了三年级才回来,或者是中间某公主女子力爆棚,掩盖了强霸的风头。总之,三年纪他是杀回了大家的视野。他更像一头野兽,用武力和霸权让人害怕并臣服。当然,对于这种角色,我是习惯性地避而远之。可是强霸又喜欢和小朋友们玩游戏,我也有很多好朋友和他一起玩,我就不得不也参与进去。强霸还是纪律委员,老师不在时他就坐在讲台上 ,拿着老师的戒尺恍呀恍,耀武扬威。谁惹他不开心,他就狠狠地抽人家。我和别人蹲在桌子地下玩抓子,他走过来站在我们面前,用一副看好戏的表情看着我们。我以为得一顿好打,结果他却笑笑地走开,说:你可以玩。后来,有一次玩游戏,他很小声地说:我喜欢你。我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我不同。那是第一次,我开始思考什么是:喜欢。
       
再后来,班霸也转校了,学霸又起来了。学霸没事的时候,喜欢在小黑板上写他心中喜欢的女生的排名,之后的时光,大概就是我从学霸喜欢女生排名榜中慢慢地由第四变成第三变成第二又变成第一的过程
      
如今,曾经在学霸喜欢女生排名榜中的女孩结婚了,她的老公蛮帅蛮男人。告别稚嫩懵懂,走入人生的另外一个阶段。小时候盼望着快快长大,长大后才知道最好的时光是以前。站在婚姻门外的人盼望走进去,叩响幸福,如今还是单身的应该是学到了小学的教训。祝愿走入婚姻的小朋友们幸福,那些还是一个人的,不要着急,你就尽情地浪吧 。(李文静)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西南石油大学校报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