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情感鸡汤 >> 正文
发布日期:2016-03-03
新闻来源:校报编辑部

分享到:
       余素来是爱雪之人,奈何巴蜀之地冬日亦暖,未有大雪光顾,又未步入北国,大雪纷飞之景多是出于想象。余曾以此为憾。

       然皇天通常不会辜负有心人,是年家乡大雪。

       说起雪,余见其凡三次,未有此次之盛。几年前,雪灾肆虐南国,侥幸于家乡见了一场毛毛雪。其轻甚于柳絮,其小微若鸭之细茸。头脑尚未反应,雪已停去。其入水,入林,入万缕轻烟中,化为别物,流逝而去。
       余怅恨之余却不觉满心欢喜。再一次见它已是几年后。久别重逢却未有再次相遇之欢欣。那年苦于高考失利,远走他乡复读,自是无甚心情看这漫天飘舞的渴求之景。任其扬于余发,余脸,余衣,顿感些许悲凉感慨。

       此次之雪可满足余之念想。廊桥夜雪入泸梦,飞絮化作风中仙。仿佛梦境笼罩下的世界,千树万树被雪衣。素裹银装之地在冬日阳光下耀人双目。余彻底沉醉迷蒙于此景。

       雪在家乡的天空下飞舞着,跳动着,感染每颗爱雪的心。

       望阳光下融化的雪流下余之笔端,以记此次韵事。(武介彬)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西南石油大学校报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管理登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