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情感鸡汤 >> 正文
假若他日重逢,我将何以贺你,以沉默?以泪流?
发布日期:2016-03-03
新闻来源:校报编辑部

分享到:

       关于未来的种种想法在目前看来都是徒劳,就像我们在过去回忆从前一样。 紧闭双眼,心里亮堂,出门左拐,寒风流淌。

------写在之前

【一个明媚的女孩】

 

       见着她时她也是刚下班,这时城市里的灯已经亮了许久,通讯里一句玩笑说去找她玩,其实那时我已经站在她出租的房间里了,室友是我的发小,她是我初中好友,感叹世界竟然如此的小,重逢也是不期而遇。

 

      很久不见了,她还是像我过年时在县城里见着的那样,笑声不怎么好形容,但是却又留下了深刻印象。再从那次重逢往回思考,我竟不知道那之前是什么时候再见过了,或许是高中吧,我竟一时无语自己的记忆力。

 

     那晚,好几个人围着一起吃火锅,白酒推杯换盏,也灌下了好几两,印象最深刻的是我们开了一晚上她的玩笑,她也没有生气,因为毕竟那也是事实,事后想想,是该为她点赞。

 

      成都是一个来了都不想走的城市,确实是那样,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落脚成都的,只知道,她见到过早上六点多的成都,也看过周末公交车站的人来人往,她不是为了去玩,只是去上班而已,仅此。婚庆,我以前觉得这是一个多么幸福的职业,见证别人的幸福,心里一定也是暖暖的,但我并不明白,幸福的背后,应该是怎样的光景。

 

      别人还在梦乡,她已经在路上;别人还在某个公园感受成都周末的阳光,她或许还在某个婚庆地点忙碌着关于幸福的事,想要扎根这座城市,我们就必须把生活往城市的深处延伸,往时间的尽头努力。她是这座城市很小很小的一个个体,但是也代表着很大很大的一个集体。

 

       或许回到我们的故乡,被同乡的父老问起工作,我们也许会轻描淡写的说一句在成都,顺便带走他们投艳羡的目光,就如同,他们问起我读的大学,我轻轻的回答石油大学,他们也会泄露他们的语言:“石油大学,有钱途耶”。他们并不关心我的专业,就像他们并不关心她是怎么扎根在那座城市一样。

 

      扎根,就是让这块土地留下一块我们的位置,就像,赶着早上六点半的公交车冲出夜色,冲向黎明一样,只是因为,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去努力。(申海唐)

CopyRight ©2011 All Rights Reserved.版权所有:西南石油大学校报编辑部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管理登陆